咨询热线:0576-83938338

沽空机构再出手 港股浩沙国际一日“成仙”

2018-07-16 14:30

  证券时报记者 钟恬

  对浩沙国际来说,近期股价确实走得有些惊心动魄:6月29日该股暴跌86.19%后停牌;在7月11日复牌当天一度飙升近90%,但收盘涨幅收窄至涨25.86%;到了7月13日该股又大跌20%。该股大起大落的异动,主要是遭至沽空机构Bonitas的狙击,被指财务造假且操控股价,内含价值为零。

  事实上,自从2017年以来,港股市场上沽空机构表现空前活跃,一些港股公司频频受到狙击,近期有离奇丽,此前则有辉山乳业、丰盛控股、瑞声科技、中国宏桥等,这些被狙击的上市公司纷纷出招与沽空机构斗法还击,终局则有喜有悲,各有不同。

  浩沙国际

  一日暴跌成“仙股”

  在不涨跌幅制约的港股市场上,沽空机构的杀伤力仍是非常强悍的。

  6月29日,在不清楚利空消息的情况下,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室内运动服饰品牌浩沙国际盘中突然直线下滑,刹那急挫86.19%,甚至盘中紧急停牌。该股股价从上一交易日收盘的2.1港元跌至0.29港元,变成了“仙股”。

  据理解,当日该股暴跌,重要因为银行对管理层股权质押“斩仓”所致,而Bonitas借此发表沽空报告狙击7月11日复牌的浩沙国际。Bonitas称,浩沙国际透过非公开的分销商及供给商,捏造收入及盈利才干,估计公司于2016及2017年假造6.85亿及8.94亿元公民币,夸大盈利2.17倍。另一方面,有数据显示,从前6个月,浩沙国际股价于最后一小时的交易频频被人为地推高,以提升抵押股份的价值。

  只管为应答近期股价稳固,浩沙国际已作出了应变盘算,表示与福建省晋江地方政府联系,后者有意在必要时向集团供应所须声援,同时与两家国有企业就策略配合及认购公司股份作出踊跃磋商。但由于被沽空机构盯上,浩沙国际股价走势还是难逃一劫:诚然在7月11日复牌后大幅飙升近九成,但午盘前后开端跳水,收盘涨幅收窄至涨25.86%,当天股价更是放出历史天量2.36亿港元。随后该股未能止跌,7月13日再度大跌20%。

  对Bonitas的指控,浩沙国际进行了回击,发表澄清公告称,该指控并无依据、属不正确及误导。公司保留权利采取所有适当举措,包含发展法律诉讼,以保护其合法权力。

  浩沙国际后续走势如何,Bonitas是否还会连续出招,还有待观察。不过,2017年以来,港股市场上空军密集出手,一直丢下一个“炸弹”,让一家上市公司股价短期内闪崩,而被狙击的上市公司自然奋起对决,在此过程中双方始终亮剑,互有输赢。

  多空对决互有胜负

  综合来看,大部分上市公司被沽空后股价短期受压下跌,但之后反弹,甚至有的还创出历史新高,但也有一些上市公司被沽空机构“打回原形”,股价自此落荒而逃。

  Bonitas由狙击港股数目最多、收获丰盛的格劳克斯(Glaucus)前创办人Matt Wiechert成破,另一名开办人SorenAandah也自立了门户,成破新沽空基金Blue Orca Capital。在Bonitas盯上浩沙国际之前,Blue Orca Capital已经出手做空新秀丽。

  5月24日,Blue Orca Capital宣布沽空呈文,列举了新奇丽通过抬高收购价格虚增利润,并通过债务推动收购粉饰增添放缓的趋势,明明是一个中端品牌却伪装成高端奢侈品牌以及CEO简历造假等一系列“罪状”。受此影响,新奇丽短短两天大跌超过20%。新秀丽随即发布廓清布告,反驳Blue Orca Capital对该公司会计实务跟企业治理存在问题的指控,称该讲演属一面之词并具误导性。随后三个交易日,其股价企稳回升超15%,同时得到大摩、野村、里昂等大行的力挺。

  2017年以来,港股市场上发生的沽空案例还包括艾默生沽空中国宏桥及天鸽互动,高谭研究狙击瑞声科技、浑水做空敏华控股、冰山研讨与阎火研究先后出招西藏水资源、格劳克斯与丰富控股斗法、战火研究沽空科通芯城、翔辉矿业等。

  其中,艾默生自2017年2月28日开始至11月14日,三度向中国宏桥发动攻打,步步进逼,中国宏桥10月25日发出长达78页的澄清布告,称艾默生的报告片面地选取了大量误导性跟错误的数字,用意勾引公司潜在投资者和股东,在双方的对阵期间,中国宏桥股价相对坚挺,在2017年11月6日创出历史新高。作为港股电子元件龙头、苹果产业链白马股的瑞声科技,去年5月被高谭研究沽空后一度短线下跌超过25%,但得到富瑞、野村、德银等多家大行力挺,股价随后报复性反弹,受益于业绩亮丽,下半年其股价曾飙升至185港元的历史高点。

  在沽空风暴中终局最为惨烈的是辉山乳业,2016年底,浑水先后发布了两份针对辉山乳业的沽空报告,称其财务造假、夸张资产价值及负债高,收入有敲诈嫌疑。在此冲击下,2017年3月24日辉山乳业暴跌85%,随后董事会成员相继离职、一致行动人葛坤失联、银行追债、旗下的六家公司的股权被限度出售。业界戏称,辉山乳业捧红了浑水,顺便带火了香橼、格劳克斯等做空机构。